恩典见证首页 > 恩典见证 >

防疫亲历

发布时间:  2020-04-25 14:36:48

       疫情面前,血浓于水。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。我是王林辉,是基督教武昌堂的一名信徒。近二个月的时间里面,本人非常有幸参加了抗击疫情的志愿者行列,在武汉市抗击心冠肺炎疫情的每一个日日夜夜,我与身边的广大志愿者一起,参与和见证了武汉从防止疫情的艰难时刻,到如今众志成城所取得的伟大胜利。
       本人在1月23日封城之前就购买好了飞机票,本可以回到老家和亲人阖家团聚。但是,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大心冠肺炎疫情席卷了武汉,也开始蔓延到了中国其他省市。面对巨大的疫情和恐慌,我为了不使防治疫情增加难度,不使自己老家的亲人惧怕和担心我是从武汉回去的,就自动的退了飞机票,选择了留在武汉,和武汉的所有市民一道,面对封城,自行隔离,共同抵御疫情。
       面对呆在家中自行隔离的处境,看到武汉的危险状况和艰难处境,我便想到了《圣经》之中告诉我的:“众人以为美的事,要留心去作(罗12:17)。”又看到武汉来了那么多的医护人员,无惧生死的帮助武汉,我想,我作为一个融入到这个城市里面的武汉人,也要为武汉作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于是,从1月26日开始,我就开始在网上搜索附近的街道社区和志愿者的一些信息,并且主动的加入了5个志愿者的群,帮街道申请紧缺物质与防护用品。看到江汉区当时处在疫情的重灾区域,我就主动与江汉区汉兴街道和汉口江汉区的工作人员联系,询问他们急缺需要的医用物质。
       当时适逢春节,又因为疫情的原因,到处都处于关门停工、停业的状态。但是,我还是尽力所能及的力量,联系我之前常常有关联的客户,让他们想尽办法,帮助联系相关的急需防护物品和医疗物品。并且开车去到汉正街购买了五千元的84消毒液、医用帽子、手套等等急需物品,逐一的把这些物品送往汉兴街道,新华社区,常青街道。并且我也和社区的工作人员一起从早上工作,常常一直忙碌到凌晨2点钟。
      每天当我从疲惫之中的醒来的时候,想到那么多的人们渴望得到救治的期盼,想到当我把物质送到各街道的领导手中,他们眼里噙着感谢的泪水,我就知道我该去作什么。我知道每一天都很危险,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几时能够结束。但是,看到那些舍生忘死的医护人员和期盼的人群,我就不由自主的再次融入到了志愿者的大潮里面。

       我与武昌堂的郭牧师打电话,她就为我不住的祷告,使我不断地从软弱与惧怕之中得以安然经过。特别是有一次,我从新发社区的感染重灾区里面出来的时候,我的两支脚都发软,心里很恐慌,想到郭牧师让我也要常常祷告,于是,我便坐在车里不停的求上帝帮助我,加给我力量,求神保护我。就这样,我祷告完了以后,心里竟然格外的平静安稳,并且平安的开车回到了家中。
       忙碌的时间里面,不是能够有时间让我们志愿者来安静的思考危险和艰难的。因为险情就是命令,既然参与了志愿者,就应该和大家一道,迎难而上,砥砺前行。
       有时候社区急需运送物资,等我刚刚赶去百步亭拿口罩,另外的球场街道,因为无任何防护,便请求援助。我于是急人所急,又跑到汉正街,自掏腰包买了84消毒液,医用手套和帽子,赶在天黑之前立刻送到了球场街道。
       当我刚刚为他们解了燃眉之急,准备回家的时候,汉兴街街道的领导又打来电话,通知我晚上十点去广州军区医院拿16箱防护服,送到他们街道。因为他们没有车拉物质,而我的车一车又装不下,那天晚上,我连夜来回辗转运送物资到汉口,等我完成任务的时候,已经到了深夜了。
       我知道我的不容易,就是我身边人的需要。但是,我更知道,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尽一份力量,我们的城市一定会好起来。疫情期间,我整个人每天都很累。有时候,不但我要在武汉市中心运送物资,而且,当面临着武汉市物资缺乏,需要从周边城市调配物资的时候,我还要去往武汉周边的城市里面,把急需的物资运回武汉。
       有一次,当我早上八点出门,把满满当当一车的防护服送到街道的时候,又得到了马上让我开车赶往江夏,我二话不说,即刻去到蔡甸拿84消毒液和口罩。因为这是我好不容易给急需要的社区申请下来的物资,如果因为怕封城受到感染,而放弃了这些急缺物资就太可惜了。虽然当时忙碌得连午饭都没有吃,人又累又饿,但我还是咬牙跑到蔡甸去拖了12桶84消毒液回来,并且赶往每个街道有需要的街道,把这些物资送到他们的手中。
       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里面,我运送的是货物,但是,我们还是要和人打交道。感染的危险也就无处不在。有一次,我接到分配物质的工作人员交待的一项任务,让我把移动紫外线灯运送到街道和社区去。当时,我虽然有一个护目镜,当我把紫外线灯送到社区的时候,看到那边的工作人员缺少护目镜,我想都没有想就摘下来递给了他。当时,忽然一阵风吹过来,我不小心去揉了揉眼睛,结果我一路上眼睛就开始不舒服,等我忙完一天的工作,回到家里面清洗眼睛的时候,怎么弄也不能止住眼睛的又疼又痒。   
       等我疲劳的睡到半夜的时候,身体就开始很难受,并且开始咳嗽。在忐忑不安之中,我拿出体温计量了体温以后,发现没有发烧,但我为了不使明天的工作受到影响,就吃了消炎药和抗病毒口服液,心想可能是自己太疲劳了,注意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当我们武昌堂的郭牧师打电话,关心问到我的身体情况的时候,我就跟郭牧师说眼睛非常难受,又疼又痒。请她为我祷告。
       到了第二天工作完了以后,晚上我又开始干咳难受,从疲惫中醒来的我,当我测量体温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发烧了。慌乱之时,我就开始在网上搜索新冠肺炎的症状与防护措施,我一边祷告、一边按照指导自己在家中进行隔离与吃药,同时,为了增加抵抗力,还在家中坚持运动。并且,仍然在家中继续帮他们各个社区申请物质,解决大家的燃眉之急。
       心冠肺炎的传染性确实很强,我那几天每天量体温都是处在发烧与咳嗽,以及眼睛难受的状态。当时,我非常想去医院检查。但是,在疫情爆发的初期,武汉出现买药难、看病难、住院难。就是去往医院也非常容易受到感染。就这样,我一边在家里自行隔离做好防护措,并且恒切的祷告,求神怜悯和医治我的疾病。
       武昌堂的郭牧师非常关心我,她在每天为我祷告的同时,也让其他教牧同工一起为我祷告。这样,在我自己的祈求和教会的牧师们的代祷之中,我的体温在后面的几天之中,竟然奇妙的不再发烧了,而且咳嗽
眼睛不舒服也一天天的好起来了我感谢上帝的奇妙恩典,也谢谢教会郭牧师和教牧同工们的关心与代祷,使我不但很快的好了起来,并且又能够参加到志愿者的行列,帮助各个街道和社区申请和运送物资了。
       随着疫情的褪去,我真知道了武汉为什么是一个英雄的城市的真正含义和精髓了。就是在大灾难面前,每一个人都能够拧成一股绳,大家众志成城,一方有难八方支援,共度维艰,终于取得了抗击心冠肺炎疫情的巨大胜利。
       而对于我个人来说,我在这场抗击心冠肺炎的疫情之中,也得到了锻炼,是我所信仰的上帝帮助我从胆怯的开始,一步步的得以刚强。特别是他医治了我,使我能够欢喜快乐的为主作见证。就如经上所记:信靠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(罗9:33)。他告诉我说:“我岂没有吩咐你吗?你当刚强壮胆。不要惧怕,也不要惊惶。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,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(书1:9 )”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见证人:王林辉姊妹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20年4月6日